查尔斯·道的真正一面



  查尔斯·道是纽约道·琼斯金融新闻服务的创始人,他是专门报道华尔街动态的专栏作家。1882年,道和爱德华·琼斯合伙成立了道·琼斯公司,该公司主要业务是传播消息和分析资本市场新闻。此后,道干了两件大事,使其成为技术分析的开山鼻祖。一是道于1884年7月30日首创股票市场平均价格指数,道指至今仍是测试股市走势的最权威数据。二是创立了道氏理论。道的全部作品都发表在《华尔街日报》上,但是现在只有在华尔街圣经的珍贵档案中才能仔细查找到他关于股市价格运动理论的文章。道担任编辑时,写了许多社论,讨论股票投机的方法,但是事实上,他并没有对他的理论作系统的说明,仅在讨论中作片段报道。道于1902年12月逝世后,《华尔街日报》记者将其见解编成《投机初步》一书,道氏理论遂正式定名。关于道氏理论,威廉·彼得·汉密尔顿在《股市晴雨表》一书中曾做出迄今为止最客观的评价和诠释。

  查尔斯·道所创立的理论就是分析平均线、研究市场现状况进而预测市场发展的方法。比如平均线,据说它在发展过程中会形成一条有预测功能的囤积线或抛售线,而且当一条平均线跟随另一条平均线时,就可以表明这些信号已经确定。但是本杰明·格雷厄姆对此不以为然,他经常批评道氏理论的运用,然而却没有什么耐心与之周旋,他觉得这种理论的风险太高,并且这种方法并不是一门科学,因为假定它是科学,其结论就可以作为可靠准则,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比如他认为,尽管运用平均线进行交易的方式在过去的几个市场变动中虽然已经得到验证,然而它并没有长期持续的绩效。格雷厄姆自己通过研究显示,1938年到1968年的30年之间,仅仅买入道·琼斯工业指数然后长期持有的人的投资报酬率,都比恪遵道氏理论的投资者要来得高。因此,依据市场短期变动进出也许看似简单,而且可以在短期获得利润,但投资者却不容易累积长期的利润,也不大可能长期持有至获利为止。

  然而,道除了醉心市场变动状况外,他和格雷厄姆确实有许多共同点。通过这个共同点可以让我们真正洞悉道的本意。与格雷厄姆一致,道相信内在价值的变动是市场的驱动力:“了解价值就等于洞悉市场的变动。”道如是说。格雷厄姆也十分敬重道本人的学说,因为他们都认为股市危机四伏,唯有镇定的投资者才能赚钱。道经常告诫他同时代的投资者:股价的涨跌其实源于投资者对于企业未来获利率的认知,换言之,就是在于股票的内在价值。“毋庸置疑,长期而言,股票的价值会主导股票的价格走势”。

  在1901年7月11日《华尔街日报》的社论中,查尔斯·道写道:“一个人无论资本是多少,如果他希望在股票交易中得到的回报是每年12%而不是每周50%,那么从长期来看他的结果要好得多。每个人在个人经历中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那些在经营商店、工厂或房地产时小心谨慎的人却似乎认为,在股票交易中应该采用完全不同的方法。世上没有比这更荒唐的想法了。” 道在同一篇文章中继续写道,投机者可以避免从一开始就陷入财务困境中,方法是把自己的交易限制在与资本相比较为合理的水平上。这个水平能让他保持清醒的判断力,能够在遭到损失后迅速退出来,或者在上涨时积累利润或者把投资转向其他股票。

  1902年1月4日,道答复了一个相关问题,这位读者在信中问道:“最近一段时间,你一直预言当前市场行情会看涨,但从更为广泛的意义上来说会出现短暂的行情看跌。你怎么看待这种自相矛盾的预言?”道是这样回答的,在次级走势波动之后当然就会行情看涨,但是从股市记录的收益来考虑股票价值的话,他认为已经持续了16个月的空头市场不可能再继续看涨了。

  道在1902年的一篇专栏中指出,“有时人们可以猜测股价是否已经到达高点或低点,但这些臆测只是基于他们的天性,而不是特别的价值考量。在华尔街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笑话:只有傻瓜型的投机者才会想要在最低点买、在最高点卖;有经验的投机者知道没有人能有把握依据规则真正的买低卖高。”道还认为,个股有它自己的周期,有时与市场同步,有时则不;而不管是个股或是大盘走势,都无法从走势图上预见未来。实际上虽然道创立了股票市场平均指数,但是道本人却从未利用它们预测股票价格的走势。

  道自己可能从未想到,在他的理论中,最有价值的东西竟然被众多的投资者所忽视,而仅仅作为测试股市走势的数据却竟然被当做赌徒在赌博中赢钱的工具,他的好友汉密尔顿能够证实这一点。当时汉密尔顿与道曾经进行过很多的讨论,汉密尔顿清楚道表达自己的意见时非常谨慎,惟恐出错。道逻辑性强,富有理性,而且十分诚恳,具有知识分子的诚实态度。虽然汉密尔顿和他的观点并不总是一致,但更多的时候,道的观点总比汉密尔顿的正确。如果道错了,显然是由于缺少今天这种正确的资料而造成的。道聪明、自制而且极度保守,他对自己的事业了如指掌。无论公众对讨论的热情多么高涨,道都能以法官般的冷静来思考任何事情。汉密尔顿曾说他从未见过道发怒,不仅如此,甚至从未见道激动过。极度诚实和良好的感觉使道赢得了每一位华尔街人士的信任,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

  汉密尔顿认为,绝不能把道氏理论当做赌徒在赌博中赢钱的工具。但是偏偏有那么一些股票交易商对此漠然视之,铤而走险。道很清楚,投机活动必然要包含很大的风险,而投机者本人太多的时候往往把它变成了一种简单的赌博。在一个由只想卖出股票的操纵者人为形成的市场上,业余交易者用保证金帐户买进证券却连二手信息都一无所知,这就是最纯粹的赌博了。只要他能具有一种正常的判断力,总能得到一个输赢均等的机会。但是如果他愿意听朋友的话——“别多问,快买100股AOT的股票”——把自己仅有的1000美元投入进去,那么他受到损失就没有什么可报怨的了,因为他是一个赌徒而不是投机者。如果把这笔钱用于赛马,他会得到更多的乐趣;他能在户外呼吸到新鲜空气,而且赛马也比股票计价器有趣得多。

  看起来,道的真正一面和格雷厄姆相比也不尽然不是同路人。

责任编辑:股票知道网

知识

  • 股票

精品书籍

热门视频